我的两位“风格迥异”的老师
作者:   发布时间: 2018-06-13 09:35:33

  上星期,庭里有三个案子需要开庭,因为这三个案子都比较复杂,矛盾比较突出,所以在立案的时候,我都立的普通程序,并邀请刑庭的刘庭长和审管办的宋主任组成合议庭,对案件进行审理。

  说起两位法官,都是我们院的业务骨干,也都是我的老领导和老师。2013年,我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的时候,分配在民一庭工作,宋主任和刘庭长分别是我的第一任老师和第二任老师。刚开始搞案子,对着案子经常一头雾水,·法律关系怎么捋也不明白,面对当事人的时候,舌头都打结,一个简单的离婚案子都不知道如何去说服对方,宋主任和刘庭长就带着我这个傻徒弟,从参加合议庭开始,熟悉案件审理流程,他们教会我如何总结争辩焦点,如何控制庭审节奏,调动当事人情绪,提高庭审驾驭能力。我办理的第一个案子是在宋主任的指导下,调解成功的,我撰写的四车连环相撞案判决,是在刘庭长的指导和推荐下,被评为了全省法院优秀文书。时间如白驹过隙,我离开民一庭已经五年,如今再和两位老师同台审理案子,感觉恍如昨天,仿佛我仍然是当助审时那个青涩、爱紧张、不敢开口的小徒弟。

  刘庭长是学识性的法官,他的庭审节奏总是把握的不温不火,刚刚好,好到什么程度呢,争议的问题追根求源,问的一清二楚,与争议无关的干扰项,不会多问一句,干净利索,庭审节奏不冗长拖沓。一边审案,一边对案件形成自己的判断,非常严谨。并且在第二天,我们组织原、被告双方再次调解的时候,刘庭长对庭审细节及当事人庭审时说的每句话都可以马上复述,包括五百多万的涉案标的,都可以给你复述到小数点后两位,与庭审笔录对比,毫无差池,这份专业,也是够独一份的。

  如果说刘庭长是理性的法官,那么宋主任则是一位感性的法官。宋主任担任审判长,审理的是一件涉及邻里关系的案子。原告起诉要求被告拆除阻碍原告通行的木桩,被告则认为木桩是栽在我的院子里,我不想拆就不拆。双方之间的通行矛盾经村委会、派出所和政府综治办协商解决了不下10余次,但是仍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,恼人的木桩还是那样“威风凛凛”地树在被告院子里。宋主任在开庭前,就仔细的询问了我案件的前因后果,并查阅卷宗,与我和陪审员召开庭前会议,分析案情。到审判庭后,宋主任却没有急于开庭,反而给原、被告双方讲了一个经典的六尺巷的故事,通过古人谦和礼让的故事,教育原、被告要和睦相处,不要计较一己之私。宋主任释法入情入理,如春风细雨,让原本剑拔弩张的原、被告不由得脸红。

  有幸再次聆听两位老师教诲,感悟资深法官对不同案件处理的精妙,对学生而言,受益匪浅,感悟良多,深感自身不足,仍需付出更多努力,方可不负师恩,特以此文拜谢。


作者:贾鹏程

单位:巴东县法院


编辑:
文章出处:巴东县法院

浏览记录

整站检索

法官文苑

法官风采

文化建设